1. NADH之家首页
  2. 作用

年轻血液逆转衰老理论翻车,安全抗衰首选赛立复NADH

NADH通过进入人体内部,直接分解为NAD+和氢(H),同时释放一定的能量(ATP),在三者协同作用下不仅具综合的延缓衰老的作用,赛立复线粒体NADH在提升免疫力方面也表现优秀。

近日,《环球科学》杂志发布了一篇文章,题为《血液稀释一倍,就能逆转衰老:伯克利发现减少血液中有害蛋白的新方法》。文中讲述了一系列结果相当出乎意料的研究,这些研究与抗衰老有关,由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伊琳娜·孔博伊(Irina Conboy)的团队领衔发起。

赛立复NADH

稀释年老血液,就能逆转衰老?

2005年,孔博伊在《自然》上发表一项令人瞩目的研究,她和同事首次将老年小鼠和年轻小鼠的血管接在一起,结果非常惊人:老年小鼠中肌原性干细胞的衰老被逆转了!当时孔博伊和许多科学家猜测,在年轻小鼠的血液组成中,存在一些能逆转老年小鼠衰老的关键分子。

赛立复NADH

经过血浆稀释后(下),小鼠肌纤维含量明显高于实验之前(上)。 图片来源:伊琳娜·孔博伊

但在2016年,孔博伊又在《自然-通讯》上发表了一项研究,这次研究彻底改变了她的思路——衰老逆转现象的产生,可能是因为年轻小鼠的血液稀释了年老小鼠的血液,而不是因为年轻小鼠的血液。

为了验证这一点,孔博伊最近又开展新研究,并发表于《衰老》杂志。她的研究团队发现,直接将老年小鼠中一半的血浆替换成生理盐溶液加5%的清蛋白,就能逆转老年小鼠的衰老。并且发现,人类可能也是一样的。

发表于《衰老》杂志的小鼠研究对比,稀释年老小鼠的血液就可以逆转衰老。
稀释年老小鼠的血液就可以逆转衰老。

孔博伊的进一步研究解释了原因:老年人体内存在一定水平的有害蛋白质,它们被年轻血液的稀释或被其中的蛋白质中和了。并得出初步结论:人类并不需要年轻的血液来逆转衰老,稀释老年人的血液就可以。

稀释血液太痛苦,轻松抗衰选NADH

我们都听过一种血液疗法,人们通过注射年轻人的血液制品到体内达到抗衰老目的。同时,我们也意识到这种“血液疗法”存在风险,如病毒感染、免疫排斥等。而现在,科学家们的研究还提醒我们,这种“血液疗法”很可能没用。

年轻血液逆转衰老理论翻车,安全抗衰首选赛立复NADH

以上研究表明,我们也许能使用生理盐溶液加5%的清蛋白,置换一半的血液来达到抗衰目的。但是,相较于只拥有大约1.6毫升血液的成年小鼠,一个成年人的血液体积有约为5升,仅仅是实现人类的血浆替换过程,就已经太复杂和太痛苦。

如何做到轻松、安全地抗衰老?对抗衰稍有关注的朋友都知道,NADH、NMN的效果拥有更多的研究支持。

1906年诺贝尔奖得者亚瑟·哈登发现NADH,直至1934年,共有三位研究NADH的科学家获得诺贝尔奖。往后几十年的研究,确定了NADH在人体氧化还原反应中的关键作用,找到它与线粒体之间有很大的相关性,而线粒体与人体健康息息相关。

上世纪80年代,“NADH应用之父”乔治城大学乔治·伯克梅尔(George Birkmayer)教授(其父是医学博士Walther Birkmayer教授,帕金森综合症药左旋多巴L-DOPA的发明者)开始研究NADH,用于多项临床应用之中,取得非常瞩目的效果。

NADH之父乔治·伯克梅尔
“NADH应用之父”乔治·伯克梅尔(George Birkmayer)教授

顶级学术期刊《Science》等上百篇文章证明了NADH在线粒体代谢和大脑功能中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世界最大、最完整的药物和药物靶标资源库Drug Bank将NADH列入合法的天然营养品行列。陆续被公布的NADH人体安全实验报告已有20多项,至今人体服用的历史已有30多年,根据FDA不良事件报告系统和CAERS不良事件报告系统所载数据,从未有过因为口服NADH而引起的不良事件报道。

赛立复突破难点,通过多项安全认证

NADH全称:Nicotinamide adenine dinucleotide,中文名称是还原型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ADH的抗衰作用是通过分解成NAD+抗衰因子实现的。NAD+可以抗衰老,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具体论文太多了,不再赘述。

NADH通过进入人体内部,直接分解为NAD+和氢(H),同时释放一定的能量(ATP),在三者协同作用下不仅具综合的延缓衰老的作用,赛立复线粒体NADH在提升免疫力方面也表现优秀。

相比于另一个抗衰老网红NMN,NADH转化为NAD+的效率更高,但NADH也有缺点,就是它很不稳定,怕高温、怕光、怕水、怕胃酸、怕氧气,对制备工艺要求极高。

美国FDA对NADH不稳定性的描述
FDA对NADH不稳定性的描述

CELFULL赛立复是美国专注于线粒体医学新药研发与营养干预的品牌,拥有世界上研发NADH最顶级的科研团队,NADH应用之父George D.Birkmayer曾担任赛立复首席科学家。赛立复的创始人之一在康奈尔大学读博后期间就开始研究NADH稳定性的问题,历经多年积累,最有能力解决这个难题。

赛立复线粒体NADH采用2018年诺奖成果酶定向进化技术和独创的Turn A递送体系,让它在长达2年的储存条件下依然能够保证稳定性,而且进入人体后不被胃酸降解,大大提升了吸收度。

赛立复线粒体NADH的安全认证包括:2018年赛立复获得加拿大天然营养品NPN证书(证书编号80085730)。

比FDA更严格的加拿大NPN认证,在加拿大政府官网可直接查询到赛立复NADH的NPN证书

2019年,通过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备案。2016年和2019年,CELFULL赛立复分别获得浙江省医学科学院长达8个月检测出具的安全性报告、浙江省CDC经过16个月的检测出具的全面安全评估。

因此,安全、有效地抗衰老,首选CELFULL赛立复线粒体素NADH

作者:NADH之家,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to-health.com/zuoyong/2081.html

联系我们

400-892-2029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service@celfullbio.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