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强联合!中科院深圳先进院联合赛立复(中国)共解衰老难题

近日,赛立复(中国)与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共同建立中科赛立复分子网络抗衰联合实验室(以下简称中科赛立复联合实验室),致力于建立一个衰老干预技术研发的一体化平台,以深入探究衰老背后的生物学机制。

强强联合!中科院深圳先进院联合赛立复(中国)共解衰老难题

通过强强联合,双方将发挥各自的资源优势,围绕抗衰老分子NAD+的技术开发应用、抗衰老物质的筛选、抗衰多靶点探索等前沿技术研究、新产品开发、技术平台建立及人才培养等多层面展开广泛、深入合作,建立长期的技术开发平台和良好的科研成果转化平台。双方合作旨在实现抗衰老研究资源的整合利用,以期为健康老龄化做出贡献,并为衰老干预的临床进展提供更广阔的应用背景。 

据悉,赛立复是致力于AI多靶点抗衰的高科技品牌,拥有强大的科研团队和研发应用平台,能够不断将前沿核心技术转化为健康产品。目前已经建立了一套从抗衰老机理研究、衰老评估体系、到抗衰老核心物质筛选和精准营养干预方案的系统抗衰老研究流程。

强强联合!中科院深圳先进院联合赛立复(中国)共解衰老难题

NAD+是人体中数百个酶蛋白中不可或缺的辅酶成分,主导人体内数百项生命活动,对调节细胞衰老和维持机体正常功能至关重要,但直接补充NAD+很难被人体吸收,效率极低,研究人员转而“曲线救国”,研究NAD+的前体物质及其他形态。其中NAD+的直接前体NMN被哈佛大学教授大卫·辛克莱证实可以提升体内NAD+水平,抵抗衰老,是目前主流的补充NAD+的方式之一,但也有不少人对NMN的效果提出质疑。

来自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的博导於邱黎阳发表了他对NMN的看法:“首先要承认NMN是有效的,但也必须承认,有一部分人对NMN不响应。”

於博提到,2021年一项美国的临床试验证实口服NMN后实验对象血液NAD+水平有较大异质性,2022年日本同样有临床试验论文表明口服NMN后有响应微弱的人群,而赛立复参与的中国重点研发计划广州体育学院针对NMN补充的最新人体临床试验数据也表明,确实存在部分人群服用NMN后不响应。

强强联合!中科院深圳先进院联合赛立复(中国)共解衰老难题

通过对这种现象深入研究发现,衰老诱导的炎症促进免疫细胞中CD38的高表达,CD38通过外酶活性降低了人体对NMN和NAD+的吸收水平。

於博介绍道,与NMN不同通路进入细胞的NADH、NRH、NMNH等氢化分子推测不会受到CD38的影响,是潜在更高效的NAD+补充方式。不过NADH、NRH、NMNH等氢化分子都有容易降解,难以制取及存在长期稳定保存的问题,因此在转化应用中存在难点。

目前,赛立复已经攻克NADH难以长期稳定保存的难题,制作出在长达3年的储存条件下依然能够保证稳定性的力活元(赛立复 NADH),并取得了多项发明专利。以此为基础,与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优势资源互补,将更加深入的研究如何把NRH、NMNH等NAD+氢化前体更先进、高效、安全地利用起来。

强强联合!中科院深圳先进院联合赛立复(中国)共解衰老难题

据了解,中科赛立复抗衰联合实验室还计划以“NAD+检测”为技术突破口,进行“超级临床试验”,并将全球首家NAD+探针高通量检测技术应用于对衰老更深层次的研究。这种NAD+探针检测技术可以快速便捷地检测出人体“衰老指标”NAD+的含量,除了便携检测盒,团队同时研发了面向临床的检测仪,可一次性自动化检测大量样本。

传统的NAD+检测方法,需要动用体积庞大、且单台售价均在70万元以上的质谱仪和色谱仪,配合专业检测团队,三天才能拿到结果。因此,只有大型实验室才有条件开展检测,而这款便携式蛋白探针让NAD+检测走入普通家庭成为现实。

在此之前,衰老没有办法测量,所以很难有效干预和管理它,补充NAD+作为目前最主流的衰老干预策略之一,中科赛立复联合实验室基于NAD+探针技术实现的NAD+高通量检测计划,能更好地对衰老程度进行评估,同时通过NAD+检测还可以发现NMN不响应人群,为他们提供定制化解决方案。

强强联合!中科院深圳先进院联合赛立复(中国)共解衰老难题

未来,中科赛立复联合实验室将计量化衰老,通过综合评价一个人的衰老程度,帮助人类实现对衰老更加精准的干预,从社会层面改善人口老龄化现状,提升老年人生活质量。

相信随着越来越多的强强联合,科学技术将呈现爆炸式发展,衰老会变成一种可以被治愈的疾病。人们只老不衰,能够大大提升社会的劳动力短缺难题,减轻养老和医疗保险的重担。

参考文献:

1.Yoshino M, Yoshino J, Kayser B D, et al. 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increases muscle insulin sensitivity in prediabetic women[J]. Science, 2021, 372(6547): 1224-1229.

2.Okabe K, Yaku K, Uchida Y, et al. Oral Administration of 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Is Safe and Efficiently Increases Blood Nicotinamide Adenine Dinucleotide Levels in Healthy Subjects[J]. Frontiers in Nutrition, 2022, 9.

作者:NADH研究,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to-health.com/gongsi/2885.html

(0)
上一篇 2022年8月25日 下午5:29
下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下午2:4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