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ADH之家首页
  2. 作用

抗衰的NMN概念股涨停,赛立复因”硬核安全”热销

据第一财经报道,近两日有一个新概念”NMN”横空出世。多个NMN概念股涨停,值得一提的是,金达威已实现5连板。中信证券指出,2019年全球抗衰老市场规模1900亿美元,同比增长8.3%,根据测算,NMN行业远期有望达到千亿规模。

事实上,NMN并非新概念,从研发到市场应用已有7年时间。以CELFULL(中译:赛立复)为首的NMN品牌已经在此领域取得了不俗的成就,市场份额持续扩张的同时,技术也不断升级,第三代NMN赛立复线粒体素NADH也持续热销。

NMN一直是科研界宠儿

NMN是什么?

NMN是烟酰胺单核苷酸(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的简称,它是NAD+的前体物质,能够有效补充NAD+,可以提升人体抗衰因子NAD+的水平,从而促进细胞修复,干预衰老进程。NAD+水平随着年龄的增长不断降低是衰老的关键因素,NMN的在体内延寿抗衰作用主要由NAD+体现。

事实上,从2013年,哈佛医学院David Sinclair教授研究团队首次发现为小鼠补充NMN后,包括线粒体在内的多项指标得到提升【1】。到2016年David Sinclair教授利用赛立复(CELFULL)的一代原料进行研究,两年后在国际顶尖杂志《细胞》上发表重磅研究【2】,这期间学术界针对NMN展开了全方位的研究,《自然》、《科学》、《细胞》等国际顶级学术期刊的数百篇论文逐渐揭开NMN功能和抑制衰老的作用机理。7年来NMN一直是科研界的宠儿。

David Sinclair教授使用赛立复一代原料做研究
David Sinclair教授

NMN有什么用?

关于NMN/NAD+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抗衰老、DNA修复、糖尿病、运动与减肥、神经认知、心血管、解酒护肝、保护视力、保护听力等方面。2019年至今,NAD+相关研究的量级,占到了2019年以来所有衰老相关文献的20%。最新出炉的研究显示,NMN或许还可以让大脑更年轻。NMN还因为能修复DNA损伤得到了美国宇航局NASA的认可,希望将NMN用于保护宇航员免受宇宙辐射带来的身体损伤,并打算用于2025年的”火星计划”。

以下是关于NMN的部分研究:

1.延缓衰老

研究发现,长期口服NMN的小鼠与衰老有关的生理衰退得到缓解。NMN防止了衰老相关的体重增加,提升了代谢、增加了体力,改善了胰岛素敏感症和血浆脂质分布、眼功能和其他病理生理。还改善了关键代谢器官中与年龄相关的基因表达变化以及骨骼肌的线粒体氧化代谢和核蛋白失衡。且无任何毒性和副作用。NMN的许多作用显示出有效干预衰老的潜力。【3】

2. 对糖尿病的积极意义

NMN可通过高脂饮食(HFD)恢复Ⅱ型糖尿病小鼠的NAD +水平,改善葡萄糖的耐受不良。并通过激活抗衰老蛋白SIRT1来增强肝脏对胰岛素的敏感性。此外,NMN可以改善患有衰老的Ⅱ型糖尿病老鼠的葡萄糖耐量。【4.5】

3. 对大脑有益

长期服用NMN对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病的小鼠有积极的作用,与对照小鼠相比,NMN在认知障碍的行为测量方面引起了实质性的改善。NMN可改善神经元存活并改善能量代谢,还可以减少活性氧自由基(ROS)的积累。【6.7.8.9.10.11】

4. 对眼睛有益

长期服用NMN可显著改善老年老鼠的眼功能。服用NMN维持NAD+水平可以保护视网膜不受光诱导损伤和防止光感受器退化【12】

5. 对心脏有益

NMN在共济失调性心肌病试验老鼠中激活了线粒体脱乙酰基酶SIRT3,并改善心脏能量的产生和利用,从而改善心脏舒张功能并使收缩功能正常化。

短期服用NMN可维持心肌线粒体的体内平衡并预防心力衰竭。线粒体蛋白的过度乙酰化在心脏病的发病机制中很重要,NMN还可保护心脏免于缺血再灌注损伤。【13.14.15】

6. 逆转血管老化,改善血压

NMN的补充使老龄老鼠恢复了主动脉SIRT1的活性,将I型动脉胶原蛋白降恢复至幼年老鼠的水平。【16】研究发现NMN可以调节内皮细胞内NAD+含量,抑制内皮炎症反应,改善血管舒张功能。【17】

7. 对肌肉有益

长期补充NMN可逆转年龄相关的外周组织基因表达变化,并增强骨骼肌线粒体呼吸能力。【18】

8. 可以改善肥胖

研究发现,长期补充NMN增加了肌肉和肝脏的NAD +水平,激活了线粒体,并显著改善肌肉和肝脏中的脂肪细胞代谢。

母体肥胖引起的代谢功能障碍的试验老鼠中补充NMN后,增加了肝脏中的NAD +浓度,改善肝脂肪代谢。关于减重,补充18天的NMN 与运动9周一样有效。【19.20.21】

9. 或能有效改善骨质疏松

长期大剂量糖皮质激素如Dex治疗被认为是骨质疏松和骨坏死的重要影响因素。NMN可以通过调节SIRT1/PGC-1α的表达来减轻Dex诱导的骨质疏松。这些发现表明NMN可能是糖皮质激素诱发的骨质疏松症的潜在治疗靶标。【22】

NMN产品持续热销引资本关注

随着科学研究进展,NMN相关产品市场化规模不断扩大。以赛立复NMN为代表的相关产品,成为抗衰热销产品。在刚过去的618,赛立复NMN受到广大消费者的关注及信赖,销售额同比增长1500%!

从京东发布的各时间段电商战报来看,以赛立复为代表的NMN产品,自2019年以来,长期霸占了营养保健版块第一名的位置。今年的618,更是成为爆款,行业成交金额占比增长20.55%,成交金额增长129.52%,指数超过22亿。据悉,赛立复是行业内唯一2个单品(赛立复NMN、赛立复线粒体素NADH)均上榜Top10销量榜的品牌。

长期以来一直高居榜首,NMN及相关产品正被越来越多人关注和认可。

据悉,NMN从市场到资本的爆发,只用了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其产业化进程,仍处于起步阶段,主流公司较少,目前主流的NMN产品大多数来自美国、香港、日本等地,美国赛立复(CELFULL)以高安全性一直领跑行业。据了解,赛立复早在2016年就开始布局NMN产业,而A股涉及NMN产品的公司基本是在2019年开始涉足,如:雅本化学(2019.10)、友阿股份(2019.12)、汤臣倍健(2019年)……

全球各路资本接踵而来,给NMN的未来增添了更多的可能性,随着人们对抗衰老、延年益寿的希冀越来越强烈,NMN的市场也展现出一片蓝海。但NMN其实并不神秘,每个月都会有来自美国、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的品牌出现,NMN的火热能持续多久?笔者认为还需从NMN市场的规范来判断走势,NMN的准入门槛越来越低但安全门槛却越来越高。

NMN的可持续发展更赖于行业规范

以赛立复为代表的品牌正在不断的为树立行业规范做贡献:首先,安全第一,NMN本身的安全性毋庸置疑,但是生产工艺和生产过程中都会出现安全隐患,去年10月,腾讯《全民较真》栏目就对NMN的安全性做出质疑,并类比”反应停”事件,”反应停”事件发生在20世纪50、60年代,一款叫”反应停”的抑制妊娠反应的药物受到广大孕妇追捧,风靡欧洲市场,然而数年后,却频发”海豹畸形儿”,后来发现正是因为”反应停”的主要成分沙利度胺,它是一种典型的手性药物(手性是指两个化合物互为实物与镜像关系,不能重合的性质,就像我们的左右手的关系。手性化合物广泛存在于自然界中),它的右旋异构体具有镇静作用,而左旋异构体却能导致胎儿畸形。

赛立复研究发现生物体中天然的NMN是β-NMN,其他如α-NMN等异构体不具有活性,但常规合成方法合成的NMN,其中β-NMN含量只有60%,这样合成出来的NMN安全隐患极高。对于NMN不仅要注意短期安全,还要注重对下一代可能造成的遗传影响。因此赛立复对NMN进行了难度极高的手性分离。

赛立复纯化后的β-NMN

目前NMN行业并没有统一的标准,一些商家为了省事,只做了一些基础的微生物检测,或者根本没有任何检测,甚至还有拿FDA认证作为安全背书的,事实上FDA根本不认证保健品/膳食补充剂,只是备案制,不保证安全。据悉赛立复是目前唯一做过手性分离的NMN产品,除此之外,赛立复的每个环节都有第三方权威机构进行检测,不仅有FDA备案,还有毒理实验报告、全面安全风险评估报告等多重安全保障。

其次,科研创新是持续发展的保障。赛立复在乔治城大学乔治·伯克梅尔(George Birkmayer)教授(其父医学博士Walther Birkmayer教授是医治帕金森综合症药左多巴L-DOPA的发明者)为首的智囊团队以及6名医学博士、20多位跨学科背景的科学家的支撑下,与全球领先的科研团队进行合作,不断增加研发投入,以保持发展势头、不断升级产品及生产工艺,是目前全球申请NMN专利最多,剂型最多,工艺最领先的品牌,这也是赛立复能够在NMN领域一直领先的关键原因。

George Birkmayer教授

赛立复一直认为提高产品质量及安全性,树立良好的规范,一方面可以淘汰质量无保证的产品,给消费者一种保护,另一方面也能促进产业的良性发展,对行业的健康发展也是一种保护。

引用文献:

【1】Bonkowski M S , Das A , Schultz M B , et al. IMPAIRMENT OF AN ENDOTHELIAL NAD+-H2S SIGNALING NETWORK IS A REVERSIBLE CAUSE OF VASCULAR AGING[J]. Innovation in Aging(suppl_1):suppl_1.

【2】Mills K , Yoshida S , Stein L , et al. Long-Term Administration of 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Mitigates Age-Associated Physiological Decline in Mice[J]. Cell Metabolism, 2016, 24(6):795-806.

【3】Mills K , Yoshida S , Stein L , et al. Long-Term Administration of 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Mitigates Age-Associated Physiological Decline in Mice[J]. Cell Metabolism, 2016, 24(6):795-806. (2016年)

【4】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a key NAD(+) intermediate, treats the pathophysiology of diet- and age-induced diabetes in mice. (2011年)

【5】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protects against pro-inflammatory cytokine-mediated impairment of mouse islet function. (2011年)

【6】 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inhibits JNK activation to reverse Alzheimer disease. (2017年)

【7】 NAD replenishment with 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protects blood-brain barrier integrity and attenuates delayed tissue plasminogen activator-induced haemorrhagic transformation after cerebral ischaemia. (2017年)

【8】 Effect of 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on brain mitochondrial respiratory deficits in an Alzheimer’s disease-relevant murine model (2015年)

【9】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protects against β-amyloid oligomer-induced cognitive impairment and neuronal death. (2016年)

【10】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supplementation reverses vascular dysfunction and oxidative stress with aging in mice (2016年)

【11】Lee Y , Jeong H , Park K H , et al. Effects of NAD+ in Caenorhabditis elegans Models of Neuronal Damage[J]. 2020.(2020年)

【12】 Bai S, Sheline C T. NAD+ maintenance attenuates light induced photoreceptor degeneration[J]. Experimental eye research, 2013, 108: 76-83. (2013年)

【13】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requires SIRT3 to improve cardiac function and bioenergetics in a Friedreich’s ataxia cardiomyopathy model. (2017年)

【14】 Short-term administration of 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preserves cardiac mitochondrial homeostasis and prevents heart failure. (2017年)

【15】 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an Intermediate of NAD+ Synthesis, Protects the Heart from Ischemia and Reperfusion (2014年)

【16】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supplementation reverses vascular dysfunction and oxidative stress with aging in mice (2016年)

【17】Łukasz Mateuszuk a, D R C A , Barbara Kutryb-Zając b, et al. Reversal of endothelial dysfunction by 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via extracellular conversion to nicotinamide riboside[J]. Biochemical Pharmacology, 2020.(2020年)

【18】 Long-term administration of 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mitigates age-associated physiological decline in mice (2016年)

【19】 Long-term administration of 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mitigates age-associated physiological decline in mice (2016年)

【20】 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NMN) supplementation ameliorates the impact of maternal obesity in mice: comparison with exercise (2017年)

【21】A rise in NAD precursor 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NMN) after injury promotes axon degeneration. (2015年)

【22】RuiXiong Huang, Tao J . 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 attenuates glucocorticoidinduced osteogenic inhibition by regulating the SIRT1/PGC1α signaling pathway[J]. Molecular Medicine Reports, 2020, 22(1).(2020年)

作者:hoboomlife,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to-health.com/zuoyong/211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92-2029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service@celfullbio.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