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做NADH,参与你的每一次呼吸”——揭秘NADH的前世今生

“愿做你的NADH,参与你的每一次呼吸”……

大家肯定多多少少有听过这句“土味情话”,从生物学的角度看,这句话其实非常浪漫,那么NADH是什么,又为什么能参与人体的“每一次呼吸”?

这得从线粒体开始讲起,线粒体是细胞中重要的细胞器,存在于绝大多数细胞中,它的主要功能是提供细胞内各种物质代谢所需要的能量。线粒体可以直接利用氧气制造能量,90%以上吸入体内的氧气会被线粒体消耗掉。如果线粒体的活性下降,那么细胞就会出问题,器官功能下降,人就可能会患上各种各样的毛病。

NADH

也就是说线粒体的存在,是一切生命活动的基础,那么是谁在掌控线粒体呢?

科学家发现,有一种被称为NADH的物质,提高了细胞中NADH的含量,细胞就能生产足够的、生命所必须的能量,进而可以更好发挥细胞的各项功能。

NADH

NADH是NAD+的还原态,进入人体后可迅速分解为NAD+和氢(H),因为NADH是分解反应,受酶的限制较小,因此转化效率是NAD+家族中最高的,分解的氢(H)更是能高效清除自由基,NADH同时解决了如今衰老研究的两个最核心的问题:NAD+水平下降和氧化自由基损伤,应用效果未来可期。

心脏和大脑是所有器官中最需要NADH的部位,这些器官通过外源补充NADH获得的收益最多。其他器官,特别是肺、肝、肾等,也要通过补充NADH才能更好的发挥功能。

NADH

更重要的是,NADH在帮助体弱多病或者亚健康人群提高生活质量上,有非常给力的功效。科学家的研究认为,DNA突变和ATP能量缺乏,导致细胞调节所必需的物质的缺乏,身体机能下降,从而引发身体不适甚至疾病(如失眠,疲劳,各种慢性疾病等)。

难题

虽然食物中含有不少NADH,比如鱼、肉、蔬菜中都有含量不等的NADH。但是烹饪过程中的高温高热会直接破坏NADH,其他成功抵达胃部的NADH,也会被胃酸降解,完全没办法被肠道吸收,也就不可能被运输到全身的细胞中了。这体现了NADH易降解,极不稳定的缺点,只能现配现用,难以在生产中应用,难推广,所以如今的市场上少能见到稳定性的NADH。

NADH

FDA曾客观描述NADH:除了怕光、怕水、怕高温和怕氧化之外,吸收过程中也怕胃酸降解,使得真正被吸收的部分变得非常有限。

NADH

(FDA对NADH性质的描述)

突破

NADH不稳定的这个问题上,美国多名科学家,包括数位获得诺贝尔奖的大教授,都一直在深入研究,试图寻找突破点。

科学家们一直在不懈的努力中,时至今日,世界范围内一共有19项的NADH人体临床试验,这些试验共有上千人参与,充分证明了NADH的安全性。

NADH

1993年公布的一项885名帕金森患者参与的试验,是一项非盲临床试验。一半的病人静脉注射NADH,其余的病人口服NADH胶囊。观察结果显示,约80%的患者表现出良好的临床效果。【1】

2002年,科研机构公布一项对48名阿尔兹海默症患者进行的随机双盲、安慰剂作对照试验,患者口服NADH治疗后,语言流利方面明显改善,马蒂斯痴呆量表得分增加。【2】

除此以外,NADH在另外一项非盲临床试验中作为补充剂用于205名有症状的抑郁症患者。NADH以口服、肌注或静脉注射的形式,治疗时间5天至310天不等,93%的患者表现出良好的临床效果。【3】

NADH

美国赛立复在NADH技术方面获得的成绩最为突出,它拥有世界上研发NADH最顶级的科研团队,赛立复的创始人之一在康奈尔大学读博后期间就开始研究NADH稳定性的问题,经过多次试验,NADH之父George D.Birkmayer在担任赛立复首席科学家期间,终于成功制备出可以直接口服并且吸收效果较好的NADH口服片,率先解决了这个科研界困扰已久的难题。

赛立复采用2018年诺奖成果酶定向进化技术和独创的Turn A递送体系,让赛立复NADH在长达2年的储存条件下依然能够保证稳定性,而且进入人体后不被胃酸降解,被运送到全身各个部位,为身体提供更多的生物氢,促进更多ATP能量的产出,对于帕金森、抑郁症、慢性疲劳综合征,脑中风和糖尿病等有显著效果。

NADH

赛立复(NADH)历经一年多时间审核,获得加拿大天然营养品NPN证书(证书编号80085730,加拿大官网可查)。而加拿大是全世界营养保健品管理最严苛的国家之一,拥有NPN认证,可见其品质可靠,值得信赖!

作者:NADH之家,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to-health.com/qita/249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